回到頂端
|||
熱門: 虐童 蔡正元 中國時報

提名開發商做監委, 馬英九愧對黨國和馬家!

美麗島電子報/周玉蔻 2014.07.10 00:00
監察委員也是開發商大股東?行使監察調查權時,被監督的政府機關、行政官員,剛好是主管開發商業務重大利益的中央和地方政府部會局處。 這是什麼邏輯?這位名叫許國文的監委被提名人,不知避嫌;不顧氣節接受提名,已是匪夷所思;提名推薦審查過程,竟然還過五關斬六將,最終由副總統吳敦義敲錘定案。 是非黑白再清楚不過的事,竟然千夫諾諾至此,肆意妄為,非要挑戰羞辱到台灣社會基本的價值理念體系,遭受強烈質疑後還信口詭辯,不肯認錯? 為了國家好,為了撐起最後一口正義正氣,為了不拖累政界好友知交和一堆利害與共的關係人,許國文,羅許基金會董事長、博愛企業與羅許建設大股東,還是趁早主動退出監委提名人選行列吧。 否則,為他的獲選監委而被迫投下同意票的國民黨籍立委,一定要發揮道德勇氣,向開發商任監委的惡劣先例說不,向國民黨中央要回清譽。若是逆勢強行護航,這樣的立法委員明年爭取連任,必然要付出被選民唾棄的代價。 茲事體大,馬英九總統還一派輕鬆,義正詞嚴指控民進黨違憲;要求與立法院長王金平溝通對話,化解立院完成監委名單同意權的障礙,刻意忽視監委提名人條件、資歷和背景適格與否問題,不是被蒙蔽,就是有難言的苦衷。但無論怎麼說,都不是藉口。 很多媒體報導指陳,這份有史以來最爛監察委員名單,是監委提名召集人副總統吳敦義的綁樁傑作;「和馬總統無關啦!他不會,也不敢插手!」一位了解提名運作內幕人士,還說這話為馬英九開脫。 果真如此,問題更嚴重。 再看看那位家族企業向政府申請許可,開發宜蘭海濱蜜月灣為渡假旅遊區的許國文先生吧。開發商和政府主從監管關係何其複雜;利害衝突何其清晰?這種人轉身提名成為御史大夫,家族事業之榮疲,端賴政府審議機關手下是否留情的事實,還能指望他用監委高位名器,帶動官箴之「正己、正內、宣化和馭下」等理想和功能嗎? 這種開人民玩笑,視義理於無物的監委提名人,就算主導提名的吳敦義膽大妄為,罔顧利益迴避原則的基本政治倫理在先;名單公布之後,身為一國總統、執政黨主席;馬鶴凌秦厚修兩老一生清白忠廉、自持自許的書香世家馬氏子弟,馬英九能夠將錯就錯力挺到底嗎? 若是堅持擇惡,不及時修正取消許國文的提名,硬逼國民黨立法委員投票贊成過關,馬英九不但愧對黨國、馬家列祖列宗;午夜夢迴,回首天地乾坤從政生涯來時路,陶百川,監察院的良心;蔣經國,台灣政治改革的良知,馬英九面對他們的英靈教誨遺緒,對照他一手組合的當前監察院上下種種不堪扭曲嘴臉,俯仰之間,真能安然入睡?真敢磊落無愧嗎? 許國文的羅許基金會曾經延攬金溥聰、洪秀柱及馬英九台北市府時代的新聞處長羅智成擔任董事,只要合乎法律規定,並非不宜,更無不可。關於立法院副院長洪秀柱是不是許國文父親乾女兒,有否幫助許家博愛醫院以立委預算權阻擋外來競爭者,查無實據與許國文本人擔任監委資格是否關聯,也不直接,反對黨立委這類批評流於政治鬥爭之說,外界尚可接受。 然而,羅許基金會是羅許建設大股東;羅許建設60多億開發宜蘭蜜月灣;蜜月灣開發申請政府機關核可;核可的政府機關接受羅許基金會董事長出身的監察委員許國文監督。 好一幅言語文字都難以形容的邪惡醜陋畫面。監察委員這四個字如此廉價?吳敦義副總統敢做,馬英九總統敢當嗎?一世英名,馬總統一念之間。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