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趙德胤《冰毒 》柏林首映 外媒讚嘆:趙德胤生涯最強片

yam蕃薯藤新聞/李冠頡/報導 2014.02.10 00:00
台灣新銳導演趙德胤最新劇情長片《冰毒》,於(柏林時間2月8日晚上)的柏林影展的電影大觀單元­­­­­­舉行世界首映,將波茲坦廣場上的600個座位的CinemaxX戲院擠的水洩不通。片中尖銳討論關於在異鄉的亂世男女因在緬甸邊境生活的貧困,捲入現實殘酷的生存拼博與如夢似幻的毒品與愛情。無論是故事題材、聲音與影像技術及演員們的自然演出,全都博得柏林影展觀眾的一致好評,尤其是片尾血淋淋的結局更是出乎觀眾意料之外,一位美國片商甚至在映後主動上前跟監製說到:「最有膽量的導演才敢用這樣的一場戲來結尾。」放映結束後全場觀眾掌聲不止,特別歡迎這部來自台灣的影片。 (▲圖/劇組人員在柏林圍牆合照。) 導演趙德胤也與監製黃茂昌率領男主角王興洪、女主角吳可熙,及攝影師、剪接師、音效師一行八人光榮登上柏林影展,且六場放映的票券全都立刻秒殺售罄,為這次的台灣電影在柏林影展打響第一砲!在國際上有著舉足輕重地位的Variety綜藝報更在首映結束後以網路頭版的形式刊出影評,開宗明義用「簡單、直接、深深地牽引著觀眾」來盛讚《冰毒》,並稱它為趙德胤生涯最強的影片。 (▲圖/冰毒導演趙德胤。) 《冰毒》在柏林影展世界首映結束後的映後觀眾問答相當熱烈,導演趙德胤帶頭與男女主角上台謝幕,男主角王興洪也用了剛惡補的德文跟觀眾打招呼,獲得全場爆滿觀眾的熱情支持。有觀眾問到兩位演員做了哪些準備,將自己完全融入電影中素人演員們的真實世界,男主角王興洪來自緬甸,他回答自己已非常熟悉那裏的一切,至於來自臺灣的吳可熙,原本對緬甸的了解是少的,她不僅花了一年的時間學習雲南話,也跟當地民眾一起24小時生活在一起,讓自己完全融入角色。德國媒體及影評都相當關注趙德胤導演電影創作裡與緬甸的相生相息,尤其現在緬甸逐步開放中對其他國家仍然是神祕的想像,趙德胤導演的電影給了國際影展一個認識真實緬甸的通道。趙德胤導演在面對當地媒體提問時提到︰『通常一個政權或大時代的改變,會有許多人的生活在過渡期裡比改變前還辛苦,正如《冰毒》裡的父子,因為時代改變了,緬甸開始販售來自大陸的摩托車,所以他們開始夢想資本主義的生活,但最後無法適應,以悲劇收場。《冰毒》就像是一首在大時代裡譜寫的悲歌。』 (▲圖/左起:導演趙德胤、女主角吳可熙、男主角王興洪。) 《冰毒》劇組於2月6日晚上前往柏林,一行人舟車勞頓花了16個小時抵達柏林後,受到柏林影展高度重視與款待,派出了奧迪轎車2台、奧迪箱型車一台接送劇組。劇組打趣說在緬甸拍片時受到的各種驚嚇與辛苦終於在這一刻有了回報。而一行人也發揮趙德胤導演執導電影一人當多人用的特色,張羅好柏林當地住處及弄出色香味俱全的餐點撫慰身心後,旋即趕往首映地點進行技術及聲音測試,力求務必讓《冰毒》在柏林影展世界首映都看得到屬於台灣電影的軟硬實力。 (▲圖/冰毒女主角吳可熙、男主角王興洪。) 而在幾乎被當地媒體排滿訪問的難得空檔時間,第一次參加柏林影展的《冰毒》劇組也抽空來到歷史性地標柏林圍牆,遙想牆裡牆外與片中不謀而合的生命軌跡。尤其是趙德胤導演想方設法從當時尚未全面開放的緬甸來到民主自由的台灣、再由打游擊式的以少人劇組回到緬甸邊境偷拍電影、然後這些記錄緬甸當下時局的電影作品再躍上國際影展舞台,整個過程處處充滿傳奇。所以當趙德胤導演來到柏林圍牆親眼見證歷史遺跡時也表示︰『「柏林圍牆建立時的60年代,正是我父親從大陸逃到緬甸定居那年,而柏林圍牆拆除的1990年則是緬甸的翁山蘇姬首次參選,當時街頭都是支持自由黨的人潮,且上街頭支持還可以領到便當吃,所以就派當時還八歲的我一起上街頭,才可以多領到一個便當生存下去。當初柏林圍牆拆除象徵東西德合併,專制向自由民主妥協,我電影《冰毒》裡的緬甸,也正是用鏡頭留下緬甸朝向民主及全球化市場的過程。跟柏林圍牆一樣,實象的物體其實記錄了抽象的歷史軌跡。』 (▲圖/冰毒女主角吳可熙。)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