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王鴻程 習近平 中國時報

賀歲回歸 澎恰恰:這是我最拿手的喜劇!

蕃騰人物/林郁倫 專訪 2014.01.29 10:09

就是這年味!"大規模"賀歲國片

繼《帶一片風景走》、《球愛天空》後,澎恰恰再坐上導演椅,跟許效舜這對螢幕活寶將知名的「鐵獅」,打陣鼓、舞龍舞獅等傳統技藝搬上大銀幕,澎恰恰集結30年來的喜劇經驗和演藝人脈,40多位演藝明星「集氣」推出正港的台灣賀歲片。

針對先前執導的電影票房都不如預期,有媒體說他賠不怕,澎恰恰說此舉為「最後一戰」,他直呼:「哪有人一直虧的,再不行就沒資格當導演。」不過他也堅定地說:「但這是我最拿手的喜劇!」

「國片從《海角七號》以來沒有所謂"大規模"賀歲片,過去我們是看賀歲港片,今年也來一部嘛!」澎恰恰堅說,做賀歲片的時候就要注意一件事情,來賓會不會淪為一瞥而過,因此他注重每個人多多少少要有一點角色特性、「戲份」一定要有。他舉例,王彩樺飾演主角陳金鐵的母親,只有一場生產戲,也是用腳趾頭和表情做戲!白雲演產婆,他本來就是適合反串,角色發揮到最極致。

※盤點經典「集氣型」賀歲港片《東成西就》(左)《嚦咕嚦咕新年財》(右),中間為敘述台灣傳統人化的賀歲喜劇《鐵獅玉玲瓏》。圖/林郁倫整理

「幾次試片,聽到觀眾席交頭接耳問確認影片中人物,這是誰誰誰、這是誰誰誰,"啊!詹雅雯""啊!蔡小琥",一個個的亮點出來,看完之後,就會去想"有嘛?有40多個藝人嘛? 有耶!"可是很快啪啪啪啪就過了,在戲裡面各分擔一點點,我認為賀歲是這樣子的。《鐵獅》就是聚賀歲聚氣的規模。」提起眾多人員配額的難度,澎恰恰說起在規劃劇本的時候就開始去想這些人物,難度倒是沒有,也就像是填空題,劇情出來、角色就出來,甚麼角色很像哪些人。

舊題材老套?澎恰恰坦言冒險

「其實鐵獅要拍成電影版,我一直認為他是一個冒險,這個冒險是值得"衝",但要做甚麼樣的內容,想了很久。我一直強調如果2013是舊《鐵獅》的結束,新《鐵獅》從2014開始,會發展多元的系列東西。」

澎恰恰談及起初的發想就從電影開始,鐵獅玉玲瓏兩角不能不在,本來編劇時想要兩人作伙,酬神、看醒獅的表演,但都覺得怪,後來用最簡單的方式把鐵獅跟玉玲瓏拆開,定了一個主題,醒獅團跟進。另外一個關卡就是「玲瓏」,澎導說當初考慮了很久他倒底要做甚麼,於是想到中南部風行的舞台車,那也是台灣特有的"現代"傳統,其他國家沒有,所以也進而藉由這一部戲讓現代人了解舞台車的生存。

「金鐵師」遇「林龍」,戲中舞獅團內師兄弟的恩怨的產生以及和解,藉由兩團人鐵獅堂的分裂,最後再回到鐵獅。彭恰恰看似平淡地吐出,「這個模式如果能夠成立,假設反應在票房上面,將來就能夠一年一部鐵獅系列的賀歲片,觀眾就不會計較你下一部是鐵獅玉玲瓏的某某某,它的故事就可以無所不包,當然有一個很重要的就是不能背離本土,要有在地的情愫在其中。」「我做電影,不是電影人;做音樂也不被當音樂人」,澎恰恰說「這次是最大機會,希望從藝人更上一階,名正言順當導演,這次若過關,之後拍片要籌資就不成問題。」

「吃不下睡不著,尤其首映之後就會有第一批評論出來,壓力與日俱增,上片之後應該是更吃不下睡不著。這部片是我相當重要的一部片,壓力很大,所以我希望能夠得到大家的肯定。」澎恰恰感覺快要收到成績單,尤其很多朋友都看好,一直說會破憶,給他莫大的壓力。他也說拍片花了5、6千萬,林林總總算來,票房要有1億2才算過關。提及集資的困難眉頭深鎖,但不管如何,他很開心和這麼多好朋友一起完成這部正港賀歲片。

「所以我一直在講這一部是一個冒險、也是一個試驗,事成了之後,《鐵獅》海闊天空,那成不成要看觀眾的評斷,而不是我們爽了算。」

澎導說,本片是集體創作,不是導演厲害,是大家一起!他把所有的零件全部放進來,不只是導演兇、動不動翻臉,從頭到尾包括動作、音樂都還是大家一起,好搭檔許效舜說組內「經常在投票」,澎導接著強調,民主時代沒辦法解決來投票!他談及這次導戲有個很大的亮點,讓他非常驚喜的是荒山亮,「他很有戲,我也沒講甚麼,只說要台語的文言,荒山亮一寫出來然後音樂一放下來…感覺很到位,我只加了一個樂器「哨角」,媽祖出巡用的那一種。」澎導給了這一位創作人發揮到極致、尊重他的作品,他說在戲中幾乎大家都到位了,接下來就看觀眾,如何去評分。

許效舜眼中的澎導

「比起他的企圖心和毅力,我大概只有他的25%,跟他共事會感動就是說,我已經累到兩腳攤開,站在那裏動也不能動了,然後他還在那邊"再來一個、再來一個",他給我們不能放棄的,一定要堅持到底的力量,然後他會很認真把很多東西的元素都放在一起解釋"我這裡為什麼這樣"讓我很清楚說喔~是這樣」

「其實我們後來剪掉一場很重要的戲,那一場太文學了,就是林龍舞一個空的獅頭,然後金鐵師也在鐵獅堂院子舞獅,然後變成兩人隔空共同舞獅的畫面,但是後來畫面接在一起感覺太文學了,考慮到觀眾會覺得慢下來太慢了,然後澎導就毅然決然,好,不要!但是那是他的理想……」許效舜談及澎導這個人其實很文謅謅、內心裡面有一塊很柔軟的地方,其實這次點影從180場戲精簡刪除剩下113場戲,因為擠進賀歲檔、要上商場,所有人一看完,他就斷尾,尊重多數決不會藏私。

許效舜回想那場戲真的拍很久,還拍到兩腳抽筋,所以一直要跳連續跳了十幾次,NG就再來、角度要抓對,異地的兩人要同時看一顆月亮,澎導說,那時剪接師等著要不要剪掉,當時自己一聲「剪!」他就拍手!澎導解讀,因為剪接師知道,他很有經驗,當時自己如果不捨就不行,笑稱經過這一段訓練之後「現在蠻狠的!」走過那一段不捨,處之泰然。

俗又有力 鄉親用笑聲共鳴

電影過半場景在高雄取景,從鳳邑開漳聖王廟、高雄巨蛋,到高雄廣濟宮等,導演澎恰恰認為這部片稱得上是高雄電影,特別電影中的獅王大賽便是取材自每年由高雄市政府文化局所舉辦的戲獅甲國際獅王大賽。

澎導談及在高雄拍片難忘的是,原本打算要在美麗島捷運站拍攝,林慧萍邊走邊拔黑棍耍狠的戲,礙於經費的關係,後來就沿路找,找到一個平交道,你說美麗的那倒沒有甚麼,那是特殊的!導演也瘋了,在大馬路上,車水馬龍,那高雄協拍中心的人到來勘查,機器架好,就開拍了!而且剛好一個大砂石車轉過來當背景,氣勢更甚。那是一個瘋狂的行為,但是我們辦到了!

澎導一直擔心演員的狀態,因為她原來看劇本是美麗島捷運站,美美的,後來間改平交道,她反而很興奮,大家喜歡好玩。50歲的歌手林慧萍獻出電影處女秀,首次演戲還大跳鋼管,澎導說,當初就是看上她玉女掌門人的形象,還讓她花1個月時間去苦練鋼管舞,希望帶給觀眾驚喜,林慧萍說:「在舞蹈的那個時候,只有鋼管跟我,我在台上應該可以講是渾然忘我。」

※林慧萍在電影處女作中飾演歌舞團老闆娘,突破玉女形象大跳鋼管舞。她努力練習還磨掉整塊腳皮,精彩的表演讓所有人驚豔。圖/公關照

「鐵獅玉玲瓏」在外場是根本沒有停的啦!許效舜激動地說,「我就讓你笑到爆,笑到你一輩子都記得你今天晚上遇到我」,但其實乖乖坐在電影院中,人是靜止的,如果一直這樣動會太累,一直笑,笑到2/3的時候人會麻木。需要從頭到尾都笑嗎?是要讓觀眾有喘息的時候,許效舜進一步地推估,從澎哥前面兩部戲到現在,所有拉的場次到內容情緒的起伏,他有精算過,應該那些事情這裏要交代的。

也有許多是現場製造的笑點,舉例現場開發的"彎"鋼管,再配上小甜甜摔落的「碰!」音效,那個劇本裡面沒有,現場就是讓它彎,結果到劇組真的弄來一隻彎的,澎導笑稱那種是沒有辦法預期的笑果是撿到的。

「我可以說是孤注一擲,就賭這一把。因為搬上螢幕上的笑果跟現場還是不一樣,而我認為這一部是完整的作品。」這一把賭上電影夢,澎導幾乎是所有人脈用盡,他最後套一句台灣人常說的話「好啦!恁祖媽跟你拼!」展現決心。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