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王鴻程 習近平 中國時報

肆一:愛情和旅行其實很像

蕃騰人物/林郁倫 專訪 2014.01.06 15:33

「禮物書」談情 10小時預購逾1000本

「肆一」這個名字對於大眾來說並不陌生,自從第二本書爬上誠品銷售排行榜後,在2013年間竄紅,有人稱他是兩性專家、愛情顧問,但他卻都不以為然地說,在愛情裡面沒有教戰守則,只有情投意合的知音、朋友,他謙虛地形容,他的書最好的功能就是拿來作伴,而陪伴即是療癒。第三本著作,肆一親手畫了一本「禮物書」伴隨大家迎接彩色的2014年,加入了他的"美術專業",談的一樣是愛情…開放預購10小時內訂單超過千本。(圖/林郁倫攝於61 NOTE SHOP & TEA )

《可不可以,你也剛好喜歡我?》並不是要乞求一個人要喜歡你,愛情是乞求不來的,肆一說,要強求來的就不是愛情,所以這只是一個請求、並不是一個乞討,它只是一個條件,愛情要兩個人喜歡才會成立,所以這一句話在講的"愛情成立的必需條件"。而不是一種卑微的、單方面的情感。沒有愛是卑微的。

在愛裡面,懂得思考

「愛情沒有所謂專家,所以我拒絕"兩性專家"這一類的頭銜,因為每個人的愛情都不一樣、遇到的"人"都不一樣,沒有所謂的教戰法則是可以用在每一個人身上,而且讓每一段感情都會成功的,如果可以這樣的話那失戀的人就不會這麼多了」

回頭一想,肆一文字的重要功能,是陪伴。陪伴跟療癒是互相的,有陪伴心情才會變好,某種程度就是療癒。肆一聊到,在很多時候都會很謝謝讀者,因為他們也常常寫信來道謝的同時,讓肆一知道自己寫的東西是可以被理解,他所想的東西跟讀者們一樣,互相呼應、感受。「如果一個人在孤單的時候,光是有這樣的感受就會讓他心情比較好一點。」

「我把我對愛情的想法分享出來,當我能夠從我的想法獲得其他人的想法,很重要的一點就是,即便讀者不認同我的觀點,可是因為這本書衍生出新的東西,我覺得這樣就是我想要做的事情,我會覺得在愛情裡面自己思考很重要,起碼不會一直站在原地。」就像朋友的角色,一個叮嚀的角色,但是朋友並不會強迫朋友,在介入的同時,跟著做或是產生新的想法,肆一想要是這樣子的定位。他說,其實自己寫出來的東西大家都知道,只是都忘了,在適當的時候善意的提醒,能夠讓讀者轉個念,起碼書能夠陪伴,就很好。

生活中很小的東西 就是戀愛

圖/肆一著《可不可以,你也剛好喜歡我?》內頁親筆插畫。

「兩個人談戀愛,很多時候戀人的相處、或者是分手之後回到一個人的生活,通常有很多很多兩個人生活的痕跡、會提醒這段關係的存在,某些小小的文件會是藝人現在不是單身的狀態。」

這些很小的東西、生活化的東西,對肆一來講其實就是戀愛,因為戀愛基本上並不是隨時要保持激烈的狀態,大部分人的戀愛都處在很日常的生活,感情是由一些日常的東西建構起來,所以他畫的東西都是很日常,比如說杯子裡面的兩支牙刷、或者是電話話筒,所以在決定畫風的時候就開始從戀人常接觸到的細節著手……

「這個東西原來也可以這樣想」登上暢銷作家之後,肆一花了更多的時間在思考,從不同的角度切入事情。定期寫、定期分享,寫到一定的程度的時候,就得花很多時間去想,他分享在愛情裡的細節是非常多的,同樣的狀態,除了自己的想法之外會不會有其他的聲音作來進一步的思考。

愛情和旅行 非生命必需卻沒有不行

肆一說,愛情和旅行很像,不是生活必需品,但是感覺沒有它又不行,每一段新的感情就好像到一個地方去對新的事物有不同的體驗和想法。

對於肆一來說,旅行是在補充能量,轉換心情。

下一本書打算來談旅遊,按照肆一的風格那當然不會是工具書,他說,會比較像是散文、遊記的感覺,不是介紹大家去吃喝玩樂,而是自己對於一個城市的記憶。

※ 這是腦海裡很典型的日式亭園,有時候全紅不是最美,有其他顏色加入,更動人。(圖文/取自肆一的粉絲專頁)

「我很喜歡旅行,所以其實在很多訪問裡面有提到愛情跟旅行很像,兩個不相干的事情對我來講是很類似的,愛情跟旅行都不是生命中的必須但是好像沒有它不行,然後,跟一個人談戀愛了、到一個新的地方旅行了,我覺得很像,因為到一個新的地方你會發現一個新的事物,你說新的事物你會跟著改變自己的想法和行為,跟一個人談戀愛也會這個樣子,重新去認識。從它身上去發掘"這個東西原來也可以這樣想。"」

對肆一來說,旅行就某種程度上來說是一種能量的獲取,藉由這樣心情的轉換可以獲得一些東西、一些之前沒有注意到的東西。

他建議大家嚐試自助旅行,去一些安全一點、簡單一點的城市,旅行最重要的一件事情是用自己的步伐去認識一個地方,要做到這件事情基本上要自己去過才有辦法、才有辦法可以自己安排行程、隨意地調整行程,在巷道裡鑽來鑽去也是個很有趣的經驗,探訪以前沒有發生過的細節,這樣的小細節還滿有趣的。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