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李柏璋 四叉貓 大雪

傻子相伴 吸毒少年勇敢挑戰

立報/本報訊 2013.12.17 00:00
初次見到廖文泉,很難想像他曾吸食強力膠、蹺課打架是家常便飯,

背上還有老婆名字的刺青,擁有許多諸如此類被社會貼上負面標籤的他,

由於求學時老師建議他投考軍校,幸運走回正常軌道,成為學校教官。

38歲退伍後,他決心挽救吸毒孩子,認養教育部列管的吸毒學生,

與一群現役教官,以冒險教育與無私陪伴,和孩子當兄弟,即使一年賠上20萬也甘之如飴。

【記者黃文鈴專題報導】台灣有群傻子,陪著自己「認養」的孩子上山下海,每年不是出國度假,而是離開原生地,攀岩、溯溪、探索鐘乳石洞,有時遇上湍急水流,幾個大男人手勾著手,賭上性命也要完成挑戰。有些孩子才15歲,就已是大藥頭或靠援交為生的嗑藥少女。

(上圖)攀爬中央山脈南二段的過程中,孩子得自己揹行李,向大自然學習。(圖╱廖文泉提供 文╱黃文鈴)

6年前,38歲的教官廖文泉甫退伍,跟隨著他口中的「吳學長」、前教育部新北市聯絡處督導吳豫州,為中輟生舉辦冒險教育課程,改善孩子的偏差行為。

廖文泉當初也是中輟生,家境不好,每天早起送報,送報完8點多,剛好是導師的第一節課,為了怕挨罵,常蹺課鬼混。他很幸運,遇到一位老師問他:「你要這樣過一生嗎?」老師勸他報考軍校,他國中畢業就投身軍旅。

做別人不敢做的 投入反毒輔導

任職教官時,遇見他國中母校的訓導主任「黑面」,抱怨孩子真難教,主任卻提醒他:「你以前蹺課、打架、抽菸樣樣不少,現在的成就是過去有人拉你一把。你能不能推別人一把?」自此他義無反顧,投入挽救問題少年。

退伍頭兩年,廖文泉和吳豫州檢討兩天三夜的冒險活動,孩子已參加太多類似體驗,兩人決定「做別人害怕做的」。

第一年,從吳豫州督導的新北市開始,認養12名尿液篩檢驗出吸毒陽性反應、受教育部列管的國中生,號召12名教官,每人認養1名學生,這是血汗志工,完全無酬。

廖文泉發現,「人在公門好修行」,一旦少了「教官」頭銜,學校和家長都會質疑。幸好,當時在教育部軍訓處服務、目前是學生事務及特殊教育司副司長李泊言,替他發文學校與屏東縣聯絡處,為他背書。

屏東縣也聘他擔任探索教育專業教練,屏東地方法院也請他替管轄的少年授課,分享荒唐事蹟與成長歷程,廖文泉不時掀起衣服,秀出刀疤,介紹他的「輝煌戰果」。

受到吳豫州感召,當時的屏東縣聯絡處督導、現任輔英科大軍訓室主任王國信,3年前也號召管轄內12名熱血教官投入認輔吸毒少年行列。

▲民國100年12名高關懷孩子花了21天登中央山脈南二段8座百嶽,過程中得學會自己煮晚餐。(圖╱廖文泉提供 文╱黃文鈴)

12顆種子 只要1顆開花就值得

屏東縣輔導團每個月都舉行活動,一年粗估花費逾2百萬元。廖文泉自掏腰包,也向朋友募款,此外,教育部也以紫錐花運動中的「防制學生藥物濫用諮詢服務團」經費補助。全台共有13個縣市成立服務團。102年度教育部共補助603萬。

以新北市100年舉行的21日中央山脈南二段高山冒險為例,12名高關懷孩子爬過玉山、向陽山、三叉山、南雙頭山、轆轆山、塔芬山、達芬尖山、南大水窟山等8座百嶽,教育部補助106萬,隔年因行政院預算遭砍而驟減至63萬。

目前,最主要的經費來自好朋友相挺。屏東高中主任教官賴明宏說,廖文泉帶小朋友上山沒賺錢,還得自己倒貼,感動之餘,他也忍不住掏腰包贊助。

書劍戶外公司訓練總監溫庭毅笑說,八八風災那年秋天認識廖文泉之後,人生就變得瘋瘋顛顛,收入也變少了。擁有多項國際戶外冒險救難、引導員執照的他,按照行情擔任領隊、嚮導,一天行情從5千至8千,和屏東輔導團合作,只收不到1/3的價格。

曾有廠商贊助12個孩子從頭到腳的登山裝備,今年南投18度C巧克力工房老闆甚至帶著招牌巧克力禮盒,慰問從花蓮走到南投的孩子們。廖文泉告訴孩子:「有這麼多人在幫你,你不要放棄。」

光靠好朋友相挺,不怕彈盡援絕嗎?廖文泉說,曾向慈濟申請贊助,遭到拒絕。教育部不能對外募款、目前也無成立協會,無法對外募款。他坦承,退撫金1百多萬花完時「很想放棄。」太太對他說:「你覺得沒有人在支持你嗎?」他領悟其實家庭和其他教官一路相挺,重燃信心。

不過,最令他挫折的是外界的質疑。一般總認為「要完全戒毒才算成功,外界認為我們在做虛工。」許多吸毒少年是因經濟家庭因素,不得不販毒,若不解決經濟困難,很容易再陷入泥沼。一旦孩子再碰毒,外界就判斷這個案輔導失敗。

廖文泉與這群屏東輔導團的教官卻不這樣想。擔任認輔教官3年的賴明宏說:「沒人可以保證12個孩子都救得回來。」他也曾質疑花這麼多時間和金錢值得嗎?他的長官王國信告訴他:「這12顆種子裡只要有一顆開花,我們就值得了。」

破冰之旅 高山冒險建立信任

廖文泉分析,每年3月全台瘋媽祖,各地廟會請陣頭熱鬧,許多國中生在跳八家將。為了提振精神,陣頭會讓學生用毒品,培養販毒下線。每年4月最容易驗出吸毒的學生。輔導團每年5月開始收個案,教育部紫錐花反毒計畫預算只有一年,往往一年過了,認輔教官與個案的情感才越來越好。

為了建立信任,第一天是「破冰之旅」,玩遊戲釋出善意,讓孩子敞開心房。賴明宏說,教官一對一陪伴,「讓孩子慢慢地說出心裡的話,慢慢進入他心裡面。」

廖文泉說:「面對這種小孩,大人會說教:『吸毒不好、抽煙不好、打網咖不好』。我們不講這種東西。」第一天上山先教他們用爐子煮飯、搭帳篷,遇到峭壁、斷崖,就教他們如何順利通過,讓孩子從不會學到會。

賴明宏說,冒險活動會刻意帶孩子離開原生地,切斷一切連結,孩子沒辦法取得香煙、毒品,十多天過去了,孩子證明了不碰毒品是可能的。

溫庭毅觀察,很多覺得自己很屌的孩子,出去幹架不怕死,經過了攀岩、溯溪考驗,終於懂得恐懼。原本哭著不敢跳深潭、不敢垂降的孩子,試過後覺得好玩還要再來一次。他們告訴孩子:「覺得不可能做到的,去試了,就可能成功。就像戒毒一樣。」

教官們磨練學生,也表揚他們。瀑布下主動拉下一個人、替別人揹背包,教官們看在眼裡,公開表揚孩子不經意的舉動。華洲高級工業家事職業學校生輔組長廖伯凱說,被叫到的孩子,嘴裡會罵:「幹嘛叫我上台啦。」明顯就是一臉暗爽。這些孩子下次就會主動伸出援手。

面對出口髒話的學生,廖文泉選擇以孩子的高度和他們說話。父親是乩童的他,對廟宇文化知之甚詳,不論是糾正家將的腳步,還是說起刺青的意涵,一出口,孩子就覺得他是同一掛的。賴明宏見過好幾次,廖文泉一出口就是髒話,孩子反而愣住,隔閡的牆一瓦解,氣氛隨之熱絡。廖伯凱觀察,愈是南部後半段學校的孩子,愈注重跳家將,因為想要別人的肯定和榮譽,這些在學校都得不到。

▲今年屏東輔導團帶著孩子前往海神宮溯溪,挑戰湍急水流與險惡瀑布。(圖╱廖伯凱提供 文╱黃文鈴)

長期陪伴 讓孩子走回正軌

細數輔導個案,有些孩子已脫離毒品,在餐廳當學徒,有的繼續升學。廖文泉說,當初設定收國二的個案,希望孩子輔導一年後,未來不論是高職或高中,都可能遇上輔導團教官,拉長認輔時間,改變機會就更大。

廖伯凱認輔的個案「小安」就是個可能改變的例子。17歲的小安,國中肄業,爸爸被關、媽媽不知去向。國中開始過著有一頓沒一頓的日子,本性不壞的他,為了生存只好販毒。廖伯凱心疼地說:「這樣的孩子要脫離這種環境,你有什麼理由要他不吸毒?」

3年前,廖伯凱擔任小安的認輔教官,教育部的一年期限過去了,他仍持續陪伴關懷這名個案。今年8月,小安因吸食毒品再度被收押,當廖伯凱趕到少觀所看他,原本一拳就要揮下,他痛心地問:「你為什麼不讓我知道?」孩子愧疚地說:「怕你知道就不理我了。」當場兩人眼眶都紅了。

沒多久,小安從少觀所寫了人生第一封信寄給他口中的「凱哥」,信中滿是後悔:「如果當初戒毒,你也不用來少觀所看我了,真是悔不當初。」小安以為廖伯凱會像其他人一樣放棄他,沒想到教官仍鼓勵他。他下定決心一定要脫離毒品。

廖伯凱說,原本屏東法院將小安安置在埔里某個機構,小安主動要求進少年輔育院,他說:「我怕我會跑掉。」他擔心自己受不了誘惑重回毒品懷抱。

有些個案在輔導一年後人間蒸發,更多的是從此和教官成為朋友,有問題第一個想到的就是認輔教官。為了幫孩子走回正軌,教官們籌錢替家境差的學生付早餐錢、晚餐,甚至找志工陪個案騎腳踏車到工廠建教合作。

孩子們感受教官的用心,也以自己的方式回饋。廖文泉回憶,第一年在高雄認養的個案們,在他生日當天凌晨,12點一過,就開始放鞭炮、跳家將,整個社區貼滿了「恭祝廖教官生日快樂」的生日卡和布條,家將「一路跳到我們家」。廖文泉說,隔天他拿著水果四處向鄰居道歉時,心裡其實非常開心。

賴明宏形容,吸毒的孩子如同陷入一個深不見底的水池,教官伸手拉他一把,長期陪伴帶領,就有機會走向正確的道路,就反毒輔導團的最大目標。

【關注更多新聞請加入立報粉絲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TaiwanLihpaoDaily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