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

哈巴狗電台:我開了一座廟

立報/本報訊 2013.01.06 00:00
■陳真我開了一座廟,拜三尊神明:個別的(the individual),特殊的(the particular),私密的(the private),三神合一,三位一體。無神論者速速離去。

你去餐廳,點一尾魚吃,甲點一尾,乙也點一尾,人人有魚吃,但這尾跟那尾除了斤兩大小之外並無差別,這裡頭沒有「誰」的問題。老闆頂多問你點哪一尾,大的小的?清蒸,燒烤,怎麼個吃法?不會問你要吃「誰」。

或許有一天,不光是魚,就連螞蟻雄兵都能一一取得一種「個別性」(individuality)或「自我」(selfhood),不再數一尾兩尾一隻兩隻,而成為「誰」。有了「誰」,意味著一種「特殊性」(particularity),這個跟那個乍看一樣,其實個個不同;千萬別以為大家都跟你一樣(不管是一樣好或一樣爛),所謂鐘鼎山林,各有天性。

華人什麼沒有,就人特別多,似乎不相信有誰不一樣,於是老以自己為模型或榜樣,硬套他人身上。可是,即便以小人心度小人腹,這個小人跟那個小人之間還是不一樣,各有各的食糧與盤算。

既然特殊,意味著只此一家,別無分號,宇宙再大,生物再多,古往今來陳真也只有一個,絕不會冒出第二個。即便基因複製技術再好,依然不可能複製出我昨晚的夢。所謂差之毫釐失之千里,差一點就差很多,有時簡直就是兩個星球數萬光年的距離。

既然如此特殊,意味著有關「他」的種種都不可能被外界所「親知」(direct acquaintance)。每一道細節,每一種狀態,都如此私密而不可知。所謂「知道」(knowing),全屬推論或轉述,而推論永遠只是一種假設而非事實;兩者間有著一種不可能跨越的「範疇差異」(categorical difference),正猶如你不可能透過命題轉述一幅畫;即便一粒沙也有著無窮的細節。

一切個別人事物就像個黑盒子,裡面裝什麼樣的甲蟲,賣啥膏藥,電光火石間發生了什麼事,世上也只有黑盒子的主人心知肚明。你或許可以獲得浩瀚宇宙的一切知識,但你永遠不可能確切了解任何一個個別生命的任何一道細節,哪怕細微如一隻螞蟻,牠的每個步伐,同樣是個巨大的謎。

神跟每個個別生命之間建立了這樣一種私密的溝通管道,旁人就算聽力再好,也永遠不可能聽見神和他的子民之間的個別對話。膜拜這三位一體,無非就是拜神。惡意也好,善意也罷,對其任何指指點點,全屬褻瀆而令人厭惡。私下指點倒也罷了,就當做放屁,忍一下就過去了,公開為之卻輕薄難耐。

若不是有這三位一體,生命不過就如浮塵起落,根本不值得活。(醫師)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