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地震 玄彬 長榮

台灣70年代的愛「中」國歌曲-鳳飛飛的鄉土路線

yam蕃薯藤新聞/擷取自-台灣70年代的愛「中」國歌曲(管仁健/著) 2013.01.02 00:00
看到這樣的標題,很多人或許不解,應該是「愛國歌曲」才對啊!怎麼會變成愛「中」國歌曲?其實真正經歷過70年代兩蔣政權父死子繼過程的台灣人,大概就能會心一笑,知道我在說什麼。   70年代一開始,台灣的外交局勢就風雨飄搖、接連潰敗;當然,官方的說法就是國際姑息逆流氾濫、聯合國違背設立初衷、美日領導人爭赴匪區獻媚、「三合一」敵人陰謀叛國等。但說穿了從被聯合國逐出的那一天起,老蔣在台灣自稱代表全中國來統治這個島嶼的神話就已破滅。   1971年12月29日,長老教會提出「對國事的聲明與建議」,對外要求美中兩大國「我們反對任何國家罔顧台灣地區一千五百萬人民的人權與意志」;對內則要求兩蔣「能在自由地區(台、澎、金、馬)作中央民意代表的全面改選,以接替二十餘年前在大陸所產生的現任代表。」而老蔣從大陸帶來的軍人,這時也都已衰老,要維持這個腐化專制的外來政權,難度日益增高,在這樣的時空背景下,還想玩封建時代的父死子繼,當然需要島內的「思想教育」了。   為了激勵民心士氣、鞏固領導中心,兩蔣需要大量的愛國歌曲,在軍中、在學校、尤其是在電視節目裡反覆宣傳。然而在對岸的「統一」威脅下,讓台灣人「愛國」並不難;但要阻止島內要求人權、渴望參政的需求,光宣傳「愛國」就不夠了,否則大家認同的「國」不一致,仍無益於維繫這個外來政權的領袖父死子繼。所以當時「愛國歌曲」還要特別標示,大家要愛的是「中國」,所以才會出現大量的愛「中」國歌曲。 沉默不是懦弱,忍耐不是麻木。 儒家的傳統思想,帶領我們的腳步。 八年艱苦的抗戰,證實我堅毅的民族。 不到最後的關頭,絕不輕言戰鬥。 忍無可忍的時候,我會挺身而出。 同胞受苦、河山待復,我會牢牢記住。 我不管生在那裏,我是中國人。 無論是身在何處,誓做中國魂。 這首愛「中」國歌曲的歌名叫做「我是中國人」,演唱者就是當時的帽子歌后鳳飛飛。說鳳飛飛會開黃腔,今天很多人大概不信。但在那個荒謬的時代,很多荒謬的事,就這樣荒謬的發生,又被大家荒謬的遺忘。   1978年11月10日,由演員代表、製片公會、片商公會、戲院公會、三台節目部負責人所組成的「影視劇演藝人員生活自律評議委員會」,接到警總移送的「言行猥褻」檢舉函,聲稱9月18日在台中酒店,鳳飛飛(林秋鸞)在舞台上對觀眾問:「我這麼瘦,有何發胖的特效藥?」有人提到喝牛奶,一旁的康弘(卜台福)就用手擠壓胸部;有人提到喝豆漿,黃西田(黃月平,就是唱布袋戲「中國強」的歌星)就用手在下體位置,比出手淫射精的動作。   雖然鳳飛飛、黃西田對媒體大聲喊冤,並列席評議會說明(康弘未到),但聽過當事人說明後,委員們仍議決對鳳飛飛、康弘處以禁演三個月,黃西田則被禁六個月。顯然當事人所提出的說明,不足以推翻評議會收到警總轉來的檢舉函。   鳳飛飛原本是從中視發跡,跳槽到台視主持「我愛週末」兩年後,又被中視重金禮聘回來主持周六的大型綜藝節目「一道彩虹」,原本風風光光的「鳳還巢」,結果卻因開黃腔而主持人被禁演。更尷尬的是中視總經理梅長齡,因為這個影視劇演藝人員生活自律評議委員會,就是他擔任影劇協會理事長時召集其他十一個團體成立的,以往開鍘小明星或別台的大明星都沒關係,但這次要鍘到自己的當家台柱,還真是裡子面子全失。   經過這次「禁唱」風波後,鳳飛飛終於了解,雖然自己走的是鄉土路線,但依舊要配合政府「愛鄉更愛(中)國」的政策。1979年元月就赴紐約主持自由藝人愛國慈善義演會,義賣鑽戒和帽子,返國後獲海工會、文工會與新聞局頒獎表揚。1981年嫁入香港趙家後,10月以僑胞身分參加國慶閱兵大典,獲僑委會頒贈「愛國僑胞獎」,並參加《四海同心自強晚會》。   到了1982年1月10日,鳳飛飛為響應「三民主義統一中國」運動,在台北國父紀念館舉行《鳳情千千萬:三民主義飛向大陸義演晚會》,並拜師學藝唱京劇,籌款三百萬,全數捐給中國大陸救濟總會,做為空飄基金,因而獲救總頒贈感謝狀。1月24日晚間,中視播出晚會錄影。7月出版第64張唱片,也就是這首「我是中國人」專輯,從此她成了「愛(中)國藝人」,也沒情治單位再敢找她的麻煩了。

社群留言